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

刘铁男被坑爹了:儿子打着老子的旗号在外面捞钱

摘要:打“铁”记:儿坑爹,妾灭门 要说昨天最悲情的人物恐怕就是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了。他站在被告席上,不得不为他和儿子贪腐的三千多万埋单,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妥妥地被“坑爹”了,着实让人唏嘘。 刘铁男出庭受审,儿子刘德成另案

打“铁”记:儿坑爹,妾灭门

  要说昨天最悲情的人物恐怕就是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了。他站在被告席上,不得不为他和儿子贪腐的三千多万埋单,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妥妥地被“坑爹”了,着实让人唏嘘。

  刘铁男出庭受审,儿子刘德成另案处理,这叫一财君不禁想起了一则历史公案:秦二世二年七月,丞相李斯将被腰斩咸阳市。临刑谓其中子曰:“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,岂可得乎!”。

  对古代文学不感冒的童鞋,可以摆渡一下“东门黄犬”,便能明白那意境了。

  不过就算由彼及此,大概也不能随意揣测刘铁男此时此刻想对儿子说些什么。因为刘德成确实太坑爹,比李刚的儿子可厉害多了。可以说,在庭审中,刘铁男受贿的大部分事实都与他儿子关系甚大。什么PX项目审批啦,4S店股权啦,低价交易啦,概不例外。

  话说刘铁男的老家是山西祁县,那里也有个挺有名的故事,就是祁黄羊“外举不避仇,内举不避亲”。

  刘铁男外举避不避仇咱不知道,但他时常利用权力推荐儿子去吃人家企业的空饷倒是真的,这也算是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了吧。当然,你懂的,儿子打着老子的旗号在外面捞钱,老刘家肯定不是第一家,也不会是最后一家。

  再论起来,这桩案更有意思的一点,还要数那“妾灭门”的情节。刘铁男案走入大伙儿的视野是因为罗昌平的公开举报,其中不少线索是来自刘铁男的“情妇”。按公开报道来看,刘铁男和他儿子还有老婆都有被带走调查。这一家父子、妻妾都疑似参与钱权交易,这也是比较罕见的嘛。

  其实,对比昨儿胡润百富榜上大佬们的财产,起诉书中提到刘铁男家族涉案的三千万不过九牛一毛。可他作为省部级官员,这说来也可以登上“百腐榜”了。甚至有传言道,刘铁男为了戴罪立功,在纪委立案审查的时候,就根据亲身体会写了如何反腐的建议材料。可谓活学活用,现学现卖。

  当然,反腐肯定是不需要他什么建议的了。习大大在二十多年前就有一个典故:1980年代末期,沿海地区曾兴起“下海”经商热潮。宁德官员也有不少人有这个想法。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就告诫官员,“如果觉得当干部不合算,可以辞职去经商搞实业,但千万不要既想当官又想发财”。

  所以说,如果刘铁男在八十年代末下了海,凭借他的“聪明才智”,可能早登上了百富榜,至少也不会为了三千多万身陷囹圄,更何况还要搭上个身败名裂。也不知这位号称名古屋市立大学的“修士”还记得当年的李斯啵?